联系:021-5047-1357
电话:  13701603940
最新服务动态
联系我们
上海欣青房屋维修服务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博华路930弄2号602室
电话:021-5047-1357
    13701603940
联系人:赵经理
邮编:201204
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址:www.777care.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最新服务动态

这样的疏通服务,你会不会选?

[发布时间]2012-5-24 下午 11:15:46 [浏览量]105  [返 回]
       这是上海欣青房屋维修服务有限公司www.777care.com的一个朋友的亲身经历,写出来与朋友们分享。我的这个朋友家住深圳,有一天,洗衣机的地漏堵了(欣青房屋维修www.777care.com 021-5047-1357),于是叫来物业来帮忙。物业来了,表示“我们没有专用的工具,通不了。”深圳地处南方,天气炎热,一家人每天都要换洗衣服,洗衣机基本每天都要使用。拖几天,恐怕衣物就要“堆积如山”。非得尽快解决不可。“既然你们通不了,你帮我介绍一个吧。”很快,通过物业找来的疏通工人上门,观察了一下堵塞的情况。“你这个堵塞的比较严重,很难办啊,通肯定是可以通的,但是费用要比较高一点,要200块钱。”朋友一听,心里一惊,太贵了吧。“100块钱,你能通就通,不行我找别人。”疏通工人接受了,变戏法似的,掏出一瓶药水,灌在地漏里。没两分钟,地漏疏通了。朋友不由心想,这也太容易了吧,朋友还是如约付了100块钱给他。
这件事,朋友当做趣事儿讲给我听,谈论了一下,觉得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充满乐趣,总结了几个问题和朋友们分享一下:
1、  为什么物业不能帮助我这个朋友疏通呢?
       原因有三个,第一个是疏通马桶,地漏什么的,(欣青房屋维修www.777care.com 021-5047-1357)很多时候比较脏,物业维修人员不愿意动手。第二个是物业给业主提供服务,因为已经交了物业费,服务时根本不收费或只是象征性的收取一些费用。即便收费,也是物业公司收的,不给物业维修人员,维修人员也没动力去干。第三个是有的物业公司将小区里的部分业务专门介绍给与自己的关系户,如果介绍成功,还能收取一定的介绍费。综合分析,难怪业主往往争切需要解决的“疏通难题“物业解决不了。
2、  为什么疏通工人收取的费用不菲?
      近几年由于通货膨胀和我国人中红利的优势渐渐消失,伴随而来的是“用工荒”,农民工(或称蓝领工人)的工资飞速上涨,基本上是以每年30%左右的速度上涨,以2012年为例,家庭装修工地上的小工一天工资也要每天150块钱,有一些技术含量的如,水电工、油漆工、泥瓦匠就要每天200块钱。否则农民工根本无法应付快速上涨的,房租,伙食费、水电费、孩子教育支出等需要在城市生活的基本费用,而且一年辛苦下来,总要存一些钱,带回老家吧。难怪通一次地漏也要100块钱。
3、  这个疏通工人使用的方法使用的疏通方法得当吗?
      简单来说,疏通的方法要两种,(欣青房屋维修www.777care.com 021-5047-1357),一种是物理疏通,就是使用工具用外力将堵塞的部分打通。一种是化学疏通,就是使用一些化学制剂,与堵塞部分的头发、油脂、水泥等发生化学反应,使之分解,从而达到疏通的目的。
不过化学方法疏通,要选择合适的化学制剂,必须是没有副作用的,否则因化学制剂的强腐蚀作用可能会腐蚀管道(如铝管),或者因化学反应释放大量热量,会使PVC管变形扭曲,就得不偿失了。另外使用化学试,最好在通风良好的情况下使用,否则产生的有害气体会对污染空气,甚至会危害健康。
现在我知道有这样一家专业疏通公司,他们的服务真的是与市场上的通行作法大不一样。这家公司叫上海欣青房屋维修服务有限公司www.777care.com , 021-5047-1357,疏通业务是这家公司非常重视的基础业务。公司理念是“不以活小而拒绝客户,不以价低而降低质量,不以利小而降低服务。疏通马桶、下水道这样的疏通业务,明码实价,不会因为客户不懂行情漫天要价,也不会因为客户在”急、难、愁“的时候就”宰”客户一刀。
最值得称道的是欣青房屋维修的服务,所有疏通工人都训练有素,彬彬有礼。服装整齐干净,上门自备鞋套,不会弄脏客户的房间,也不会夏天里闻到臭脚丫子味道。疏通完成后,还会为客户清理现场,并清洁、消毒。并将疏通过程收集起来的垃圾,装进自备的垃圾袋带走。
这样做,不单是“解决了客户的疏通难题”,也不单单是“使客户满意”,而且还要“感动客户”。这样的疏通公司,您会选吗?
       除疏通业务外,这家公司还提供修理维修安装水管、维修水龙头、沐浴房、防水补漏,二手房屋改造翻新的业务。

       本文由上海欣青房屋维修服务有限公司(www.777care.com , 021-5047-1357)维修工人赵先生根据他的朋友郭先生的亲身经历撰文。